时间尺度下的成功变异-pp电子游戏

时间尺度下的成功变异

  能奉行长期主义是种能力,抓住短期机会也是一种能力。

  余胜良

  将时间当做坐标系,可以发现:有些成功的投资或者行为,可能是愚蠢的;有些愚蠢或者盲目的投资行为,又可能是成功的。

  举现在热门的比特币来说,10多年前刚一出来,就有人觉得很荒谬,避而远之;有人觉得分布式去中心化有价值。这就是分歧,从这10多年来看,看多的人无疑是成功的,很多人靠比特币发了财,但是从半年这个时间长度来看,在6.4万美元介入的那部分投资者,又是失败的。如果将时间再拉长20年,如果到时候出现了新模式虚拟货币取代比特币地位,或者各国政府为了碳中和防止黑产而合力打击取缔,导致比特币成为泡影,那这部分看好比特币的投资者又是失败的。

  在股市中,常面临这种难题,就是某个阶段很成功的投资,比如乐视网和康得新,都是10倍股,不断有新概念,投资者很追捧,拉长一点看,又是失败的。还有各种周期股,有一段时间涨到了天际,给投资者带来了回报,但拉长到10年期,发现还没到10年前高点,整体上没有给投资者带来回报。

  我们推崇长期主义,比如我们推崇某些医药股,某些白酒股,某些消费股票,在长期上涨中,战胜了指数,战胜了大多数基金经理,但从现在来倒推,只是选择了特别成功的那部分公司,而回避了跳入陷阱的可能。

  普通人能看到的,是一个阶段板块轮换,此消彼长,被资金青睐的公司猛涨,有些公司纹丝不动,这个阶段,可能是两三年,也可能是两三个月,甚至可能是两三天。

  我们不能否定,短期主义在某个阶段,为投资者带来了真实收入,甚至还帮他们躲过陷阱。

  长期主义,是否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有可能下一步就是悬崖,但还不自知。能奉行长期主义是种能力,抓住短期机会也是一种能力。

  自我价值放在不同时间标准上来看差异也很大。同样活80岁,有人克勤克俭,艰苦奋斗,到了70岁赚了大钱,还有10年好日子可以享受,另外一个随波逐流,高高兴兴活到70岁,熬了最后10年。怎么判断两者谁的一生更值得?从结果上看,前者似乎赢在最后,但后者享受了70年。如果再拉长时间,从家族角度来看,前者积累的财富被后代继承发酵,最终成为一个兴旺大家族,那就显得非常值得。成功与否,很难下一个绝对的定义。

  从国家角度来看,一个国家穷兵黩武强盛了几十年,国资耗尽,这几十年文治武功显得很有气魄,但往后看,可能是崩溃的开始,那就不值得。秦国如此之强,却在统一后只延续了一代人的时间,而秦国留下来的那些做派,却危害了我国两千多年。

  纸币作为一种价值尺度,也只是最近一两百年的事情,不同国家货币表现差异甚大,持有某些国家货币可以躺赢,持有其他国家货币却未必有好结果。但无论如何现在占有纸币还是衡量身价的最核心尺度。如果拉长时间,贝壳都充当过货币,铜也当过货币很长时间,黄金被当做货币的历史记忆最为深刻,但是现在黄金已越来越跟不上形势了,只被当做避险工具。

  长期来看,可能持有黄金也无济于事,但我们要看相对短期,也就是我们生命周期内,纸币和黄金还是衡量标准,还是要在相对短的时间内,获得精神和物质上的相对富足。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以上文章发表的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证券时报立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