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铁应急报案反击亿邦国际 高烈度对抗下隐藏怎样的利益纠葛?-pp电子游戏

华铁应急报案反击亿邦国际 高烈度对抗下隐藏怎样的利益纠葛?

  巨大利益冲突下,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的对抗烈度大大升级。

  一场变故突然袭来。

  8月8日下午,美股矿机巨头亿邦国际(ebon.us)董事长胡东对外发声,已于8月6日向浙江省证监局实名举报华铁应急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控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违法违规行为,涉及华铁应急支付托管费金额、矿机及比特币资产归属等重重疑问。

  8月9日,a股上市公司华铁应急(603300.sh)开盘一字跌停,总市值缩水至100亿元以下,尽管早间发布了澄清公告,仍然止不住下跌。一时之间,华铁应急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矿机大佬的举报缘于三年前的一起交易。

  2018年,亿邦国际子公司浙江亿邦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亿邦科技”)与华铁应急原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疆华铁”)签订了总价4.032亿元、8万台“矿机”销售合同,如今这笔合同的货款交付产生了纠纷。

  8月8日,亿邦国际(ebon.us)董事长胡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8万台矿机交付上线至今,新疆华铁仍有2.8224亿元余款未支付”。

  为此,2020年12月底,亿邦科技将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新疆华铁”更名后主体)、华铁应急及公司实控人胡丹锋三方告上法庭,目前此案仍在审理中。

  对此,华铁应急公开回应,“截至2018 年12月底,新疆华铁实际收到云计算服务器2.4万台……亿邦科技未对新疆华铁履行剩余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供货义务,新疆华铁不存在相应的支付义务,从而主张解除合同”。

  8月9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杭州胜康路68号的华铁创业大楼,华铁应急董秘郭海滨接待了记者,并表示将在当天晚间召开媒体说明会,进一步说明相关事项。

  亿邦国际将华铁应急一纸诉状告上法庭,并实名举报华铁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等违法违规行为,这剑拔弩张的背后隐藏着双方什么样的阴谋、阳谋与利益?

  值得关注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华铁应急8月9日晚间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获悉,公司已于当日向杭州公安局报案,认为亿邦国际及其董事长胡东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罪,有关不实言论导致公司股票大幅下跌,给公司及投资者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巨大利益冲突下,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的对抗烈度大大升级了。

阳谋:将上市公司列为共同被告

  上市公司子公司拖欠货款,亿邦国际发起法律诉讼非常正常,但把上市公司华铁应急列为共同被告的做法让很多人感到意外。

  亿邦国际将上市公司华铁应急列为共同被告的理由是,“新疆华铁系华铁应急全资子公司,即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由华铁应急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成立,其注册资本1.7亿元全部由募集资金投入”,且在此次交易中,华铁应急员工胡丹锋、董君娜起到了核心作用”。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亿邦国际相关人士在8月8日的发布会上称,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曾向其表示,“买亿邦的矿机后已经亏30%,现在只能等币价(上涨),公司账上没(钱),如果要新疆华铁拿钱,那我只能把新疆华铁破产,上市公司是不会付这个钱的,我们没有做这笔账。”

  不过,华铁应急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

  在8月9日早间的澄清公告中,华铁应急称,“根据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新疆华铁恒安建筑安全科技有限公司验资报告》,新疆华铁1.7亿元注册资金出资到位且资产完全独立,与华铁应急财产可做明显区分。因此,两家公司相互独立,华铁应急不应当为新疆华铁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华铁应急还在公告中提到,公司控股股东胡丹锋于2018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回复中出具承诺,“对上述合同纠纷可能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承担连带偿付责任,如果华铁恒安要求亿邦科技继续履行或行使合同解除权的过程中导致华铁应急的经济损失,胡丹锋兜底承担连带偿付责任”。

  “我接触到的案子,上市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拖欠我们客户货款,我们也起诉了上市公司,并对上市公司财产也做了保全。”杭州一位律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指出,亿邦国际将上市公司也列为被告,肯定是有一些原因和证据,不过需要进一步材料判断。

  有分析人士表示,亿邦国际之所以要把上市公司华铁应急列为共同被告,其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的诉讼索赔增加一个安全垫,在第一被告无力赔偿的情形下向支付能力强的上市公司进一步索赔。

背后杀手锏:实名举报高压震慑

  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向浙江证监局实名举报华铁应急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控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三大违法违规行为,具体内容包括:

  其一,涉嫌财务造假。亿邦国际指出,新疆华铁实际支付的托管费用共计8635.48万元(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展示了新疆华铁及关联方支付给托管方的托管费转账汇款凭证),华铁应急对外披露的数据显示,确认新疆华铁云计算业务支付的托管费用共计5463.79万元,华铁应急故意少计成本费用3171.69万元。

  其二,信披违规。亿邦国际指出,早在今年3月,杭州中院出具(2021)浙01执保3号《财产保全事项通知书》,确认已对华铁应急的财产采取了保全措施,华铁应急被冻结的银行账户6个,并冻结了华铁应急全资子公司浙江华铁宇硕建筑支护设备有限公司股权。直到今年8月3日,华铁应急才对上述诉讼情况予以披露。

  2019年4月,矿机托管方北京博瑞时空因新疆华铁欠付矿机挖币电费,在内蒙乌海起诉新疆华铁和华铁应急。华铁应急信披对此却只字未提。新疆华铁80%股权被内蒙古乌海海南区法院冻结。

  其三,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亿邦国际指出,相关证据显示,新疆华铁购买的矿机所对应的其中一个比特币挖矿矿池、矿工号、比特币收益及比特币钱包地址全部归属于号码为139xxxx9886的手机用户,而该手机用户恰巧是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妻子潘倩(8月8日,潘倩手机号码对应的5个比特币钱包地址以及具体的子账号、支付时间与支付地址在发布会上被现场演示),以这5个比特币地址推算,截至2019年3月,其挖矿所得的比特币数量就达4418.895748枚。

  按照2021年8月3日的比特币价格行情,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及其妻子潘倩所持的比特币价值高达人民币10.8亿元。

  对于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的上述实名举报,华铁应急于8月9日早间发布的澄清公告称,“经公司核查,并与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确认,公司不存在涉嫌严重财务造假、严重信息披露违规以及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潘倩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等违规情况。”

  华铁应急特别强调,在新疆华铁2018年3月成立一年之后,2019年4月,公司已经将新疆华铁100%股权以1228万元出售,当年9月更名为“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华铁应急强调,由于整体转让新疆华铁全部股权,“后续债权债务与公司无关”。

  公告显示,2019年3月,华铁应急公告将新疆华铁100%股权转让给自然人陈万龙。

一言难尽的利益纠葛

  单纯看亿邦国际与华铁应急的这笔货款交易本身,并不复杂。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产品销售合同》《合同补充协议》,2018 年5月7日,华铁应急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与亿邦科技签订“云计算服务器”采购合同,数量为8万台,单价为5040元/台,总价为4.032亿元。

  2018年5月30日,《合同补充协议》对货款支付的时间节点做了调整,约定华铁应急于2018年10月20日之前付清总计4.032亿元款项:其中约定5月7日支付8064万元;5月30日支付 1008万元,安排2万台矿机上线;6月15日支付2520万元,安排5万台上线;6月20日支付504万元,安排1万台上线;10月20日前支付剩余2.8224 亿元。

  8月8日,亿邦科技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新疆华铁支付了前四笔货款合计1.2096亿元之后,其根据华铁要求,从5月底开始持续到7月底,将云计算服务器发往内蒙、四川等地,完成所有云计算服务器交付,并出示了2018年8月17日多位新疆华铁员工的签收确认单。

  不过,华铁应急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

  华铁应急在2019年11月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表态,“截至2018年12月底,新疆华铁实际收到云计算服务器2.4万台……亿邦科技未对新疆华铁履行剩余5.6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的供货义务,新疆华铁不存在相应的支付义务”。

  “矿机有没有实际交割,确认起来的确有一定难度,因为矿机这个行业,没有一个第三方的部门进行公证,主要还是看矿机托管方的认定,到底有没有实际收到并上线矿机”,8月9日下午,一位长期关注比特币圈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矿机托管方为北京博瑞时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8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拨打北京博瑞时空的公开电话,但是无人接听。

  在此过程中,2020年12月底,亿邦科技诉诸法庭,将浙江琪瑞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新疆华铁”更名后主体)、华铁应急及公司实控人胡丹锋三方均列为被告,要求其支付剩余2.8224亿元货款,并请求上市公司及其实控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案已在今年6月开过两次庭。

  5.6万台比特币矿机到底由谁签收,现在还是个谜团。

  耐人寻味的是,华铁应急在8月9日晚间举行的媒体说明会上明确表示,公司已于当日向杭州公安局报案,认为亿邦国际及其董事长胡东涉嫌构成寻衅滋事罪,有关不实言论导致公司股票大幅下跌,给公司及投资者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