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的淘鲜达困境-pp电子游戏

酒桌上的淘鲜达困境

  在沸沸扬扬的女员工涉嫌遭遇侵害事件爆发之后,阿里巴巴在8月9日凌晨公布了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人事专员)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嫌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在内部信中认为,李永和作为事业群总裁,在这件事上的敏感性、重视和投入程度远远不够,没有主动作为。同时,徐昆也没有起到事业群hrg关键决策的作用,为此应承担领导责任。

  这一处分不可谓不重,只是来得有点迟。2018年6月,李永和加入阿里巴巴时的职务是张勇助理。2018年11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成立天猫超市事业群,整合原有天猫超市和淘鲜达业务,李永和担任天猫超市事业群总裁。2020年4月中旬,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归属于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饿了么新零售业务,开始陆续整合到该事业群。

  从李永和在阿里的履历看,他着实是张勇麾下一员重将。今年7月2日,阿里将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饿了么、高德和飞猪组合成为生活服务板块,李永和接替王磊担任本地生活事业群总裁。

  距离调整不过一个多月时间,李永和的辞职或使淘鲜达、本地生活的业务进展平添变数。

承压的淘鲜达

  “很难理解,按照我了解到李永和的性格,是一个有血有肉凡事有交代的人。这个事情发生了这么多天,等警察调查结果出来固然没错,但是,在事业群内部,接触到的各个层面负责人要拿出态度来。很有可能是当时李永和以为hr会处理,所以忽视了。”有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逍遥子和其他部门的人确实不知情,而李永和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最后这种局面,李永和hr负责人确实要承担重要责任。

  据当事女员工描述,她与王某都隶属于阿里巴巴淘鲜达事业部。在她向公司上级投诉当日,王某的直属领导甘某曾找她私聊,并直接表示,“都是业务性质的问题,经常要出差,我早就知道要出问题。你觉得不喝酒,这个济南华联和一些北方的商户业务能谈下来吗?”

  事件性质有待警方调查,而其导火索正是由所谓的“喝酒拿业务”引发。作为电商行业无可非议的头部平台,外界的质疑在于,阿里线上业务为何也会陷入这一怪圈?

  事实上,涉事人所在的淘鲜达业务在阿里巴巴内部,还未站稳脚跟。

  据了解,淘鲜达是阿里巴巴同城零售事业群旗下实现本地超市入驻、以及消费者购物1小时到家的平台,于2017年5月上线。从业务定位来看,线下商超正是淘鲜达需要拓展和扩充的b端。启信宝信息显示,济南华联品牌归属于济南华联超市有限公司,旗下有几十家连锁品牌超市。

  “淘鲜达现在做的业务属于同城零售赛道,跟早期的京东到家模式很像。但是,京东到家很早就打通了沃尔玛、永辉这些京东系的资源,所以发展也比较快。在淘鲜达开始发力的时候,京东到家已经站稳一线向全品类、下沉市场拓展了。”一名同城零售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面对美团闪购和京东到家的竞争,淘鲜达的影响力和话语权都是不够的。但本次发生在阿里巴巴的事件,主要还是几位当事男性员工的恶劣行径所致,并不是行业的普遍现象。

  以家乐福中国为例,今年4月与淘鲜达达成合作之前,家乐福到家业务已建立以家乐福小程序、苏宁易购app家乐福频道、美团外卖app家乐福频道、饿了么app家乐福频道为主的四大电商销售渠道。在选择渠道众多的情况下,线下超市成为平台争抢的香饽饽,拿下头部超市,便意味着有了流量、用户和sku。

  此事发生后,济南华联超市涉事员工张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阿里女员工的指控,“在酒桌上正常喝酒,中间肯定有搂抱的过程”,他否认在该女员工醉酒后,将其扶到其他包间长达20分钟。但他单方面的说法有待警方的取证调查。

同城零售受考验

  对于上述事件,张勇认为,李永和“没有主动作为”,因此需引咎辞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李永和2011年5月加盟京东,历任京东商城仓储部总负责人、华北区域分公司区域负责人,并在2014年12月担任京东商城运营体系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运营体系的管理工作。

  今年7月,阿里刚刚宣布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同城零售事业群被拆分为两大业务板块,其一为淘鲜达与本地生活新零售业务,由李永和负责并向俞永福汇报;另一块为天猫超市业务及相关团队,该业务与天猫进出口事业群合并成立新的“天猫超市和进出口事业群”,由刘鹏任总裁,向张勇汇报。

  同城零售可谓是张勇重点关注的1号项目之一。从用户的消费频次与习惯来说,新服务的演进方向必然是更快、更近、更密。这无疑将更加依赖于即时配送的履约能力。目前,饿了么蜂鸟即配拥有骑手超过300万人,合作商家350万家,配送服务基本实现了全国覆盖。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李永和执掌饿了么以来,他分管的同城零售业务完全平台化,也肩负着整合阿里体系大润发、三江购物、新华都等线下卖场的重任。即便撇开外部美团、京东到家的挑战,同城零售业务在阿里内部与天猫超市、盒马鲜生、社区团购等一系列业务之间,又存在交叉和竞争。

  在内忧外患之下,李永和的管理方式也存在问题。前述女员工在公开的举报信中称,“悦尔和阿甘向我表明,他们已经向bg层面的老鼎(李永和)和丁冬汇报过了,我将他俩拉进了有描述事情经过的群里,并艾特了他们,两人均已读未回。”

  正是李永和与hr负责人未能及时处理,引爆了外界舆论批评,也引发众多阿里巴巴员工的不满。“对于本地生活来说,又要遇到一次波折,也是很不容易。不管是管理制度,还是没有同理心的hr,都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他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名知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表达了自己的痛惜。

  对于李永和离职后,同城零售事业群的进一步安排,该公司相关人士并未透露更多。张勇表示,阿里是所有阿里人的阿里,之所以痛,是因为爱,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全体阿里人的屈辱。“我们必须重塑,我们必须改变。改变必须从每个人做起,但是首先必须从领导者做起,从我做起。”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