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星际ipo前五大供应商惊现“隋田力”身影 神秘新客户“火速”贡献逾5000万元收入-pp电子游戏

蓝色星际ipo前五大供应商惊现“隋田力”身影 神秘新客户“火速”贡献逾5000万元收入

  蓝色星际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星地通是其2020年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420.25万元,而上海星地通是隋田力控制的企业。

  从2020年9月签署上市辅导协议至今,北京蓝色星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蓝色星际)的ipo之门还没有敲开,但其供应商之中却已经“隐现”了震惊a股市场的隋田力“专网通信贸易网”。

  蓝色星际(870790)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为其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420.25万元。而上海星地通则是隋田力实际控制的企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6年-2019年,蓝色星际的前五大供应商中从来都没过上海星地通的身影,但是其在2020年突然就成为公司第二大供应商。与此同时,南京华之虹电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华之虹)在2020年突然成为蓝色星际第一大客户,而在此之前,蓝色星际的客户几乎都是银行。

  营收与应收款“齐飞”

  资料显示,蓝色星际是以智能化视频技术研发和应用为核心、专业能力突出的软硬件一体化自主安防产品及视频安全管理整体线上电子游戏的解决方案综合提供商。其线上电子游戏的解决方案及产品主要服务于“金融、教育等行业安防领域,主营业务包括安防产品销售、安防系统集成和安防相关服务三部分”。

  2018年至2020年,蓝色星际的主要产品就是安防产品,营业收入分别为19874.24万元、26375.83万元和32979.70万元,分别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3.23%、87.18%和82.65%。

  或许是基于连续增长的营业收入与业绩的“自信”,蓝色星际在2020年9月8日与中信建投证券签署了ipo上市辅导协议,迈开了登陆a股市场的步伐。

  2018年至2020年,蓝色星际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236.64万元、30405.75万元和40023.75万元,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782.73万元、5500.95万元和7168.73万元。

  乍一看,蓝色星际的业绩增长是“突飞猛进”的,但是如果看看应收账款与存货,投资者或许就“心知肚明”了。

  2018年至2020年,蓝色星际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7312.25万元、34209.95万元和39808.95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0.28%、112.51%和99.46%。

  与此同时,报告期各期末,蓝色星际的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9748.22万元、10468.29万元和9177.18万元。

  对于应收账款较高的原因,蓝色星际的解释是“公司业务规模扩张、特定的客户结构以及业务的季节性特点”所造成的。

  蓝色星际招股说明书显示,过去三年,该公司的应收账款主要客户系“包括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浦发银行等在内的大型银行”。

  突然出现的客户与供应商

  蓝色星际在2020年的营业收入能够上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突然多了一个大客户——南京华之虹,之所以会多这个客户,是因为其突然出现的一个供应商——上海星地通给推荐的,而上海星地通是隋田力控制的企业。

  在2021年5月之前,“隋田力”这个名字在a股市场还无人知晓,但是随着上海电气(600835.sh)5月31日爆出,“其控股40%的子公司的应收款普遍逾期,极端情况下可能对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之后,隋田力的名字开始刷爆了财经圈,其编织的“专网通信贸易网”所涉及的众多上市公司陆续“爆雷”,且这一事件目前“引爆面积”仍在扩大。

  在这张“专网通信贸易网”里,与隋田力有关的海高通信(839211)、上海星地通、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为贸易网的上游供应商,而隋田力有关的航天神禾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为贸易网中主要的下游客户。

  蓝色星际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星地通是其2020年的第二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5420.25万元。

  自蓝色星际2017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到2019年,其供应商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上海星地通这个名字,但是在2020年11月,蓝色星际突然向上海星地通进行了大额采购。

  对于为何上海星地通会突然成为公司第二大供应商,蓝色星际的解释是公司与上海星地通“ 2018年12月签订《技术合作协议》,约定上海星地通向蓝色星际提供自组网系统技术服务”,“2020年11月收到销售需求,故实施采购。”

  近日,上海星地通被爆出疑似拖欠多家上市公司合同款,例如*st华讯(000687.sz)子公司南京华讯对上海星地通的预付款尚有0.83亿元没有收回。

  那么,蓝色星际与上海星地通的采购合同进行如何?2021年有没有继续采购呢?

  8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蓝色星际董秘储培,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其“不在办公座位上”,随后该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电话表示“等她回来之后,给你回复”。截至发稿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尚没有得到储培的任何回复。

  不过,从蓝色星际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其与上海星地通的采购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只是尚不知2021年是否还有继续的合作。

  同样,对于2020年突然出现的第一大客户南京华之虹也显得比较“奇怪”,当期与公司的销售金额为5329.51万元,但是其在2019年之前从未出现在蓝色星际的前五大客户中。

  “隋田力模式”的翻版?

  按照蓝色星际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这笔生意是这样做成的,“2020年11月,蓝色星际与南京华之虹签订《产品购销合同》,约定蓝色星际向南京华之虹销售无线自组网加密管理套件。故蓝色星际于2020年11月与上海星地通签订《设备买卖合同》,向上海星地通采购无线自组网套件,在加装蓝色星际的加密软件后,用于向南京华之虹供货。”

  这究竟是一次主营业务销售,还是一次代理采购业务呢?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末,隋田力控制的海高通信曾经也有一笔类似的销售,即海高通信向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时为隋田力参股公司)采购设备,并销售给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在海高通信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这笔销售被称之为“代理采购通信硬件产品及配套软件开发销售业务”,合同内容为“智能通信机终端设备销售及软件开发和销售”。

  蓝色星际向华之虹电子销售的是“基于自主研发的视频压缩特性的加密技术方案,确保视频数据信息的保密性。”在该项业务中,蓝色星际在外购的无线自组网套件产品(由上海星地通提供)中嵌入了加密技术后实现销售,系提供供应链中间环节产品,未直接面向最终客户。

  在招股说明书中,蓝色星际表示,公司与南京华之虹的交易系“公司的产品供应商将产品直发到南京华之虹后,由蓝色星际的技术人员上门提供软件灌装服务。”

  也就是说,蓝色星际从头到尾都没有生产过产品,仅仅是给产品进行了软件灌装,这几乎是隋田力的海高通信代理销售的一次“翻版”。

  更重要的是,蓝色星际表示,这笔业务“毛利率较低”,这说明该业务不是其主营业务,更像是一次代理业务,赚取一个代理差价。

  南京华之虹与蓝色星际签署的合同日期是2020年11月23日,发货日期是当年11月2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蓝色星际向上海星地通采购的签约时间是2020年11月19日。

  那么,在2021年,作为蓝色星际的第一大客户的南京华之虹还有没有继续与蓝色星际进行这样的业务呢?

  8月9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通工商资料披露的南京华之虹联系人方式时,该联系人表示是南京华之虹公司。但是当记者表明采访时,该联系人突然说“你打错了”,随后挂掉了电话。

  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蓝色星际与南京华之虹签署了总金额为6022.36万元的《产品购销合同》,主要销售无线自组网加密管理套件产品,2020年确认收入5329.51万元。

  由此可见,蓝色星际与南京华之虹还有约700万元的业务没有完成。

  至于2021年,蓝色星际是否与上海星地通继续存在采购业务呢?答案或许很快就会揭晓。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