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大漂移 近一成主题基金“跑题”追热点-pp电子游戏

风格大漂移 近一成主题基金“跑题”追热点

  今年以来,a股市场风格极致演绎,部分基金的投资方向发生大幅偏离,宁德时代、隆基股份、韦尔股份等新能源、芯片行业热门股受到公募基金青睐,甚至“文体产业”、“互联网 ”主题基金也纷纷重仓买入,一场关于基金投资风格漂移的大讨论激烈异常。

  针对基金风格漂移现象,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可投全市场基金和主题基金要区别对待:前者,基于自身投资逻辑和基本面支撑选择高景气度个股,属于合理行为;而主题基金则需要严格按照基金合同中关于投资范围的约定,遵守契约,不宜跟风追逐主题外的热门股,避免误导投资者,损害行业公信力。

  主题基金“跑题”

  近一成基金追逐热门股

  今年上半年,多家基金公司重仓“杀入”新能源、半导体行业。

  wind资讯根据基金二季报做的统计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公募基金重仓电源设备(含新能源)、半导体股票总市值达到5296.62亿元,占公募持有a股总市值的比例为9.5%,与去年相比,重仓持股市值增加了1981.12亿元,半年的增幅高达59.75%。

  新能源龙头股宁德时代备受公募青睐。二季报显示,重仓持有宁德时代的基金数量从2020年底的882只增加到了1345只,463只基金新晋重仓,持股总市值合计1419.03亿元,比去年底激增118%;对于隆基股份、亿纬锂能等新能源热门股,公募基金的持有数量分别为930只、470只,同期有251只、34只基金重仓买入;同期,持有韦尔股份、紫光国微等半导体个股的基金数量也分别从150只、106只猛增到354只和187只。

  虽然公募持有新能源、半导体等行业的总市值及占比仍待基金半年报披露,但如此明显的风格漂移已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和质疑。

  以宁德时代为例,除去被动指数型基金,持有该股的主动权益类基金达到1207只,主要分为四类:一类是名称中带有“能源”、“低碳”、“环保”等字样的主题基金,共计40只,占比3.31%;第二类是可投向全市场的“优势企业”、“行业景气”基金,以及“阿尔法优选”、“价值成长”等策略基金或量化基金,共计991只,占比82.1%;第三类则明显与基金名称不挨边,如“文体产业”、“互联网 ”、“现代教育”、“物流产业”等,此类基金多达102只,占比8.45%;此外还有64只二级债基、9只fof、甚至1只债券指数增强型基金也重仓持有了宁德时代。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主题基金风格漂移背后的原因,有的是为了追逐短期业绩排名,或是原行业不再景气,也可能是基金规模变化使得原有策略无法延续。

  “大部分偏股基金经理的考核是看相对排名,基金经理也会以此为目标制定投资策略。只要基金合同允许,投资能赚钱,基金经理可能就会忽略投资标的是否符合产品名称或主题,容易形成风格漂移。”华南一位公募产品部负责人说。

  尊重全市场基金做出风格

  限制主题基金风格漂移

  对于基金发生“风格漂移”的认定,业内人士建议要对可投全市场基金和主题基金区别对待。

  盈米基金研究院研究总监邹卓宇认为,如果是全市场精选的基金,就不必要在行业上平均分配,超配部分长期前景好、短期景气度高的股票,回避部分短期表现不佳的行业或者个股,也正是基金经理能力的体现。

  沪上一位公募产品部人士表示,很多全市场选股的基金经理都是基于行业景气度做行业轮动,集中持仓一两个行业,并非单纯追逐热点。只要他的投资有基本面逻辑支撑,就属于合理行为。

  民生加银基金资产配置部研究员孔思伟认为,公募基金的主题投资和风格偏离应该是两种不同的现象。机构投资者往往希望将选择赛道和主题的权利留在自己手里,选择一些持有行业或主题比较单一稳定的基金经理,更关注的是基金经理能否长期坚持风格并取得稳定的超额收益。而一些投资者则希望基金经理能够根据不同的市场情况选择赛道和行业。“不同的投资策略都会有不同的受众群体。重要的是保持策略的稳定,以及能通过该策略给投资者赚取相匹配的回报。”

  华南一位公募基金经理强调,管理全市场基金,基金经理更应该从行业和企业价值角度出发,不应该用极端的仓位博取短期业绩。一旦市场风格切换,投资者将承受损失。

  针对主题基金,多位业内人士旗帜鲜明地认为应该遵守基金契约,不可随便逾越合同约定在主题外投资。

  上海证券基金评价中心基金分析师赵威表示,主题基金明确规定了某一主题的投资市值必须占权益类投资的80%以上。而对于特定主题的界定没有一定的标准,管理人可以自由设定主题的标准和投资范围。通常,基金公司在设置标准时是越自由宽泛约束越小越好。这也会导致同一主题基金标准各异、投资范围定义宽泛,操作空间非常大。

  业内人士认为,在对全市场基金和主题基金进行区分后,基金风格是否漂移,是否违背基金契约和受托责任,也要分别对待。

  “还是要看基金契约中是如何约定的。”孔思伟认为,如果风格漂移出了基金契约约定的投资范围,那肯定是违背了基金契约和基金公司受托责任;而如果投资是在基金契约约定的范围之内,基金经理就应该有一定的自主决策权。

  邹卓宇认为,如果契约中明确了相关主题的投资范围,而投资中明显违背了约定,出现了超限的情况,可以被认定为违背受托责任;如果在契约中对主题的定义比较宽泛、笼统,那是否构成违约就很难认定。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