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离奇大跌背后:日本资管机构大举止损离场只为“拥抱”美债,黄金沦落为风险资产?-pp电子游戏

金价离奇大跌背后:日本资管机构大举止损离场只为“拥抱”美债,黄金沦落为风险资产?

  “这波下跌行情来得太突然,打了金融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感慨说。

  8月9日早上7点前,突如其来的数亿美元抛单导致黄金价格从1760美元/盎司大跌至最低1680美元/盎司附近,创下3月底以来的最低点;受此影响,白银期货一度暴跌逾8%。

  尽管亚洲交易时段开启后,抄底资金入场令黄金回升至1740美元/盎司附近,收复了大部分失地,但全球金融市场依然惊魂未定——截至9日20时,nymex原油期货跌至65.46美元/桶附近,单日跌幅超过4%。

  “如今全球金融市场犹如惊弓之鸟,众多对冲基金担心大宗商品都有可能上演价格离奇大跌连锁反应,纷纷减持原油、铜期货避险。”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

  在他看来,8月9日凌晨黄金白银离奇大跌,更像是上周五贵金属价格回落的延续——上周五美国发布靓丽非农数据令美联储提前收紧qe预期骤然升温,导致当晚金价大跌逾2%,至1760美元/盎司附近,触及了亚太地区不少投资机构黄金持仓止损线,迫使后者在8月9日凌晨不计成本抛售止损,触发当天金价大幅离奇下跌。

  记者多方了解到,8月9日凌晨,部分日本大型基金做了大幅调仓——边抛售黄金,边买入收益率回升的美债,寻求更高的利差回报。

  “过去一周10年期美债收益率回升逾7.5个基点,至1.3%附近,对不少日本资管机构而言是绝佳的利差交易获利机会。毕竟,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跌至零附近,迫使他们更青睐收益率回升的美债提振利差收益。”一位全球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为了使用高资金杠杆加仓美债,这些日本资管机构选择抛售不再盈利的黄金白银头寸筹资。

  在他看来,8月9日金价异常大跌,对金融市场的震动相当巨大。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正密切关注美联储提前收紧qe预期升温、美债收益率反弹、美元反弹对各类大宗商品估值调整的潜在冲击,对任何存在潜在大跌风险的资产采取提前抛售措施,优先确保资金安全。

谁在不计成本抛售黄金

  记者多方了解到,黄金白银暴跌,主要发生在8月9日凌晨7点前短短几分钟。当时comex黄金期货助力合约在早晨06:48一分钟内成交逾2612手,交易合约总价值4.55亿美元;在06:57一分钟内,comex黄金期货合约又成交逾3220手,交易合约总价值5.50亿美元。

  “当时亚洲交易时段尚未全面开启,在低流动性环境下,金融市场根本无力承接如此大的抛盘,巨大成交量涌现的结果,是黄金白银价格持续大幅跳水下跌,以消化上述巨额抛单。”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其中黄金价格跌幅一度超过80美元/盎司,震惊了全球金融市场。

  记者多方了解到,当时市场猜测日本部分大型资管机构不计成本地抛售黄金白银止损。因为上周五金价大跌至1760美元/盎司附近,触及了他们的强制止损线,迫使他们在8月9日一早大举抛售黄金止损。

  一位贵金属期货经纪商表示,上述传闻尚未得到证实。但他发现部分日本资管机构在8月9日早上抛售了相当比例黄金白银持仓,转而买入收益率回升的美债资产。

  “这或许是日元套利交易资本正在大幅调仓。”他分析说。由于近期10年期日本国债收率跌至零附近,导致日元利差交易急需寻找新的投资品种维持可观的利差收益——收益率回升的美债(加之美元指数因美联储提前收紧qe而持续反弹),恰恰是他们博取可观利差汇差回报的绝佳品种,令他们干脆大举抛售黄金等不盈利资产,转而以较高资金杠杆加仓美债。

  “此外,华尔街量化基金也在8月9日凌晨跟进沽空黄金白银获利。”这位贵金属期货经纪商向记者透露。8月9日凌晨7点前,不少华尔街量化基金自动交易模型一面跟进沽空黄金白银期货,一面买涨美元指数以“扩大”黄金白银跌幅,从而实现更大沽空收益。究其原因,在上周五美国靓丽非农数据面世令美联储提前收紧qe预期升温后,这些量化基金管理团队在周五收盘前对自动交易模型做了调整——利用美债收益率回升、美元指数反弹与黄金价格下跌的高度相关性,“允许”后者继续大举沽空黄金白银获利。

  所幸的是,抄底资金入场拯救了金价大跌颓势。随着金价跌破1700美元/盎司,抄底资金大量涌现令金价在短短2-3小时收复大部分失地,comex黄金期货价格也徘徊在1740美元/盎司附近。

  “不少亚洲大型投资机构担心东南亚国家疫情形势严峻与通胀压力居高不下,愿意逢低买入黄金。”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但他注意到,抄底资金力挺金价的力度相对疲弱,当金价反弹至1750美元/盎司附近时,部分抄底资金转而选择逢高离场。

  这导致金融市场的恐慌情绪未能得到全面消散——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随之加大沽空原油期货的力度。

  “事实上,8月9日凌晨金价大跌80美元期间,原油期货价格跌幅已超过3%。”他指出。这背后,是金融机构意识到原油期货与黄金存在较多相似性——供需关系尚未紧张,美联储提前收紧qe预期升温与美元反弹导致其下跌压力不亚于黄金白银,众多投资机构也可能选择大举抛售止损离场等,这些因素均迫使他们继续减持原油期货避险。

为qe超发下的美元巩固全球地位“护航”

  前述全球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尽管8月9日黄金收复大部分失地,华尔街投资机构对黄金投资的逻辑却已彻底改变。

  “越来越多对冲基金不再将黄金视为避险资产,而是风险资产。”他向记者直言。究其原因,他们发现持续高企的通胀压力未能提振金价,令黄金的避险属性日益减弱,因此他们更愿将黄金纳入大宗商品投资范畴——一旦美联储提前收紧qe预期升温与美元反弹,他们就迅速抛售黄金止损离场。

  “更重要的是,年初不少资管机构之所以配置黄金资产,是相信金价涨幅能帮他们跑赢通胀。但是,过去8个月持续低迷的金价拖累他们投资业绩不但没能跑赢通胀,反而时常因金价逼近持仓成本线,令他们遭遇不小的问责压力。如今当美联储提前收紧qe操作日益临近时,他们预感到必须提前抛售金价止损离场,避免金价下跌拖累自身业绩惨淡。”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经历8月9日金价离奇大跌,不少华尔街资管机构的贵金属投资策略正发生不小的变化,一方面他们大幅压缩黄金净多头持仓,以规避金价持续离奇大跌风险;另一方面他们正考虑买入美债等避险资产,替代黄金的避险投资属性。

  “这背后,是越来越多机构对黄金避险属性感到失望。但换个角度而言,当美联储持续加码qe力度导致美元流动性日益泛滥,打压黄金避险属性与价格表现恰恰有助于维持美元的全球货币地位,给美联储持续超发美元提供坚实的基础。”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直言。部分全球资管机构或许恰恰看到这点,才决心借机大举抛售黄金离奇,酿成了8月9日金价离场大跌,激发全球投资机构对黄金避险属性旁落的高度警惕。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