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制造业“十四五”规划出炉:聚焦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pp电子游戏

广东制造业“十四五”规划出炉:聚焦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

  “十四五”时期,如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成为广东重塑产业优势、推动经济迈向新台阶的关键。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十四五”开局之年,广东再明确坚持制造业立省不动摇,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8月9日,广东正式印发《广东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十四五”规划》(下称《规划》),明确了广东省“十四五”时期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定位目标和重点方向。

  作为经济大省,广东制造业规模和实力全国领先,区域创新综合能力多年保持全国第一,形成了强大的产业整体竞争优势。然而,创新链、产业链、供应链存在明显薄弱环节、制造业中高端供给不足、新兴产业支撑不足、重点行业“缺芯少核”等问题仍亟待解决。

  因此,“十四五”时期,如何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成为广东重塑产业优势、推动经济迈向新台阶的关键。

  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吴东文介绍,“十四五”时期,广东将进一步巩固提升制造业在全省经济中的支柱地位,着力推动产业由集聚化发展向集群化发展转变,深入实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六大工程”,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制造业创新集聚地、开放合作先行地、发展环境高地,加快实现从制造大省到制造强省的历史性转变,推动广东打造新发展格局的战略支点。

  根据规划目标,到2025年,广东制造强省建设将迈上重要台阶,制造业整体实力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培育形成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成为全球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典范。到2035年,广东制造业综合实力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领先水平,成为全球制造业核心区和主阵地。

  多位专家在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规划》的出台将为“十四五”期间广东全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重要指引。当前,广东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和自身条件都发生了复杂而深刻的重大变化,因此,广东要保持战略定力,进一步提升制造业在经济发展中的支柱地位和辐射带动作用。

产业向集群化跃升

  作为产业现代化发展的主要形态,产业集群建设已成为广东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2020年9月,广东发布《关于培育发展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的意见》,聚焦10个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10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全力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先进产业集群。

  20个产业集群建设与此次《规划》紧密衔接。吴东文介绍,广东将继续做强做优战略性支柱产业,高起点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谋划发展未来产业,促进产业由集聚化发展向集群化发展跃升,推动产业供给体系更好适应社会需求结构变化。

  广东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在接受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采访时指出,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加、国内外经济环境充满不确定的情况下,坚持战略性产业集群建设意味着广东没有放缓产业结构调整的步伐。“产业结构调整是广东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基本方向,保持战略定力才有创造发展新动能的基础。”

  以半导体及集成电路产业为例,《规划》提出,广东将从芯片设计及底层工具软件、芯片制造等领域突破,以广州、深圳、珠海、江门等市为核心,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芯片设计和软件开发聚集区。到2025年,广东半导体及集成电路产业营业收入将突破4000亿元,打造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第三极,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半导体及集成电路产业聚集区。

  根据不同的产业集群特性,《规划》提出,“十四五”期间,广东将加快十大战略性支柱产业转型升级,进一步强化其对制造业发展的基础支撑作用,合计营业收入年均增速与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增速基本同步;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则肩负着广东在部分重点领域实现换道超车、并跑领跑发展的重任,预计营业收入年均增速10%以上;推动未来产业不断开创新的经济增长点,支持引领产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突破,抢占制造业未来发展战略制高点。

  “数字经济时代,数字化转型将为产业集群发展提供更多想象力。只有通过数字化转型打破产业链的断点和堵点,才能更好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林江表示,对比其他地区,广东具有明显的产业集群优势,也更容易建设数字化的产业集群。

  如何推动制造业与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发展?《规划》提出,广东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推动制造业企业实施数字化转型,大力推进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和工业机器人应用普及,支持工业企业“上云上平台”,推动工业企业运用工业互联网实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改造。

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不仅要保证量的增长,还要实现质的提升,确保关键时刻不掉“链子”。

  针对“缺芯”“少核”等产业链短板,《规划》提出未来五年,广东将大力实施“强核、立柱、强链、优化布局、品质、培土”六大工程,提升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

  “缺链、短链、少链等情况是产业链相互衔接不够流畅或结构不合理导致,因此,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首先要明确问题原因,只有做到精准施策,才能推动产业链整体效率的提升。”陈鸿宇表示。

  针对关键技术“卡脖子”问题,吴东文介绍,广东将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加强基础研究、注重原始创新,强化应用基础研究主攻方向,推动基础研究向产业创新转化。同时,通过支持关键技术产品供需对接和应用推广,以揭榜制等方式持续支持关键核心技术产业化协作攻关,积极探索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的“广东路径”。

  此外,构建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的企业群,也是广东打造现代化产业体系的关键。《规划》提出,广东将加快培育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具有生态主导力的产业链“链主”企业,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初创企业的政策支持,完善中小企业公共服务体系,鼓励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强强联合,大力提升产业链整合能力。

  “链长制”也被首次写入了今年的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注意到,围绕加快实施“链长制”,今年以来,广东从省级到市级层面,关于“链长制”的配套举措陆续出台。

  “从产业发展规律来看,大型企业具有引领带动作用,中小型企业则应找准自身定位,充分发挥灵活敏感的优势,两者应形成健康的、长期的互助合作关系。”林江表示。

  对于推动中小企业的创新发展,陈鸿宇提醒,中小型企业对完善产业链,吸纳就业,促进经济循环发展的作用是不能忽视的。“要警惕扶持政策门槛设置造成的不公平,对于中小企业可以采取针对性帮扶措施,但更重要的是通过改革,构建开放公平的发展环境,包括市场信息共享,贷款融资政策、用地政策协调等。”

附件: